首頁 > 芥菜種會 - 【聖經文化百寶箱】專欄6月號——聖地的獅子
 
  【聖經文化百寶箱】專欄6月號——聖地的獅子
2022/06/14 | editor
 

【聖經文化百寶箱】6月號

聖地的獅子

作者:約阿咪(以色列美角 旅遊部落客)

從古代開始,在猶太教、基督教和伊斯蘭教等一神信仰起源的聖地中獅子的象徵屢見不鮮,它也是現代耶路撒冷市的標誌,但究竟在不同的歷史時期之中,聖地的「獅子」代表了什麼含義呢?

迦南時期的獅子:夏瑣神廟入口的獅子
▲迦南時期的獅子:夏瑣神廟入口的獅子

迦南時期的獅子

在以色列博物館中,可以看到幾件關於獅子的古文物遺跡。最古老的獅子文物是在夏瑣( Tel Hazor)發現的,年代在公元前十五至十三世紀的迦南時期。聖經中曾提到夏瑣:「當時,約書亞轉回奪了夏瑣,用刀擊殺夏瑣王。(素來夏瑣在這諸國中是為首的。)」(約書亞記 11:10) 夏瑣曾是受埃及影響的重要城市,是現代以色列最大和最重要的考古遺址之一。在夏瑣可能是風暴之神哈達德(Hadad)的Orthostats神廟(Orthostats Temple of Hazor)的入口處,發現了一對著名的「夏瑣獅子」。在敘利亞和美索不達米亞,這種敘利亞西台文化紀念性藝術很常見。公共建築的入口處的獅子雕像是神力、魔力或懲罰力量的守護者,通常敵人會將這些雕像打碎,但在夏瑣這些獅子卻被刻意埋葬。

迦南時期的獅子:貝特謝安玄武岩石碑上的獅子
▲迦南時期的獅子:貝特謝安玄武岩石碑上的獅子

貝特謝安(Beit She’an)是聖經中的伯善,在這裡也發現了另一件迦南時期的獅子文物。這是一個矗立在大型建築中的玄武岩石碑,年代在公元前十四世紀左右。它是迦南時期為數不多的紀念碑之一,透過雕刻藝術講述了迦南時期的故事,我們看到一頭獅子和一隻狗在打架,狗似乎設法咬住了獅子並贏得了戰鬥。吞食的獅子可能代表蘇美爾神話的瘟疫和疾病之神尼爾加爾(Nergal),在巴比倫的古他(Cutha)普遍受到崇拜。 阿馬爾奈文書357(Amarna Tablet )提到了尼爾加爾透過與美索不達米亞神話的女神埃列什基伽勒(Ereshkigal)結婚來控制陰間。來自塞浦路斯國王的阿馬爾奈信件 35也提到了來自尼爾加爾的瘟疫而狗代表谷菈(Gula),美索不達米亞神話中保護、保衛和治愈家園的女神,也就是說這個故事是關於狗如何保護貝特謝安免受瘟疫災難的影響。

以色列的獅子

在現代以色列到處都能看到獅子符號,尤其是在耶路撒冷,因為獅子與以色列以及猶太教息息相關。從聖經中創世記 49:9 雅各祝福他兒子猶大開始,猶大支派與猶大獅子就產生密不可分的關聯性:「猶大是個小獅子;我兒啊,你抓了食便上去。你屈下身去,臥如公獅,蹲如母獅,誰敢惹你﹖」獅子象徵著勇敢,正如撒母耳記下 17:10 所寫的那樣:「雖有人膽大如獅子,他的心也必消化。」

摩西從西奈山帶下了誡命中明確規定不可雕刻偶像(出埃及記 20:4-5),但以色列人在埃及做了奴隸四百年,受到埃及對哈索爾(樣式像牛的埃及女神)的敬拜影響,因此造了金牛犢。那麼,以色列人有沒有可能因為在吉薩看到了獅身人面像,而雕刻獅子來崇拜獅子為神呢?原則上,獅子具有屬靈意義,但它們並沒有被雕刻成圖像或被視為神。但我們從聖經中知道,在第一聖殿時期所羅門聖殿裡放了十二隻獅子(歷代志下2:18-19) ,我們不清楚所羅門王是否受到迦南習俗的影響才這樣做,但我們可以假設獅子與權力、皇室(王權)和上帝的保護有關。

令人驚訝的是,古代以色列人崇拜的掌管生育的「母親女神」亞舍拉也被稱為「獅女」(Lion Lady),其實獅子也是亞舍拉的象徵!考古學家發現了幾件帶有獅子圖標且與亞舍拉有關的文物,這些物品鮮為人知。在el-Khader發現了一個公元前十二世紀的箭頭,上面寫著:「獅女的僕人」(abd labi’u),這可能就是指亞舍拉,因為在古埃及阿馬爾那時期有一個類似的名字叫做「亞舍拉的僕人」(abd ashirta)。公元前十世紀的陶土祭祀台上發現了一個赤裸的亞舍拉,旁邊有兩隻獅子。另外在Ajrud也找到一個公元前八世紀的儲藏罐,上面有兩隻獅子。

以色列的獅子:基波里猶太會堂
▲以色列的獅子:基波里猶太會堂

一直到第二聖殿時期之後,獅子都持續代表著神的保護,但真正應該問的是「哪個神」?在基波里(以色列北部)公元四世紀猶太會堂的馬賽克地板上,在靠近妥拉櫃的位置的圖像是一頭獅子拿著牛頭,旁邊有一個花圈,裡面有一些感謝猶太會堂捐助者的希臘文字。獅子給人的印象可能是著上帝對會堂的保護。然而,在猶太會堂中不應該出現圖形圖案,這代表本身就代表希臘或外邦人的習俗,從獅子與和大小相近的動物(如牛)打架的圖像組合,代表受到了該地區古代美索不達米亞文化的影響,獅子座(獅子)與金牛座(牛)的相爭是一個常見的主題,表示冬夏兩個季節的勢均力敵。

 

基督教早期和十字軍時期的獅子

基督教的起源是從第二聖殿的一群猶太人開始的,當時分有法利賽人、艾賽尼人、撒都該人、奮銳黨以及彌賽亞猶太人等教派,彌賽亞猶太人相信耶穌就是所等的彌賽亞。基督徒和猶太人閱讀相同的希伯來聖經(基督徒稱其為舊約),雖然大多數基督徒更關注聖經新約的部分,但基督教的根源是出於猶太教。啟示錄 5:5 說:「長老中有一位對我說:不要哭。看哪,猶大支派中的獅子,大衛的根,他已得勝,能以展開那書卷,揭開那七印。」這不僅是舊約和新約中第一次提到「猶大支派的獅子」一詞,也是整本聖經中唯一一次使用這個詞。在基督教中,猶大的獅子對基督徒來說與上帝的羔羊具有相同的含義,獅子幾乎完全只被用作象徵耶穌,而不是猶太人的群體。與在猶太教或古代以色列中的含義不同,獅子除了強壯、勇敢、公正、兇猛、力量的含義外,在基督教中還具有自我犧牲的含義,更代表著耶穌。與猶太人的信仰類似,基督徒相信當彌賽亞降臨時(在這種情況下是彌賽亞耶穌的第二次降臨),世界將擁有和平。舊約中以賽亞書 65:25 提到了彌賽亞降臨的景象「豺狼必與羊羔同食;獅子必吃草與牛一樣」,因此,在公元 719-720 年的拜占庭教堂的馬賽克地板上,例如在約旦的馬達巴和馬因,就會看到獅子和牛和平生活的圖案。

十字軍時期的獅子 呂西尼昂王朝徽章
▲十字軍時期的獅子 呂西尼昂王朝徽章

然而,隨著基督教傳統在歐洲的發展,與異教傳統相結合後,獅子也被視為教堂的守護者和基督教傳說的一部分。公元十一世紀,我們首次看到十字軍在其徽章中使用的獅子。十字軍將自己視為聖地的保護者,但他們雖然是基督徒,事實上對異教徒發動聖戰的概念本身與基督教信仰相矛盾,英格蘭國王獅心王理查(le quor de lion)也不是因為彌賽亞的關係而使用獅子的圖象,而是因為他在戰爭中的英勇和領導,使他在 1191 年的阿肯戰役後獲得了這個頭銜。在以色列博物館,我們可以看到在阿卡(Acre)發現的十字軍時期的獅子石灰岩浮雕,年代在公元 1258 年,這是塞浦路斯和耶路撒冷國王呂西尼昂王朝(Lusignans)的徽章。在中世紀的歐洲,因為騎士們的臉隱藏在盔甲後面,他們在戰場上是用盾牌或頭盔上的紋章相互識別。每個家庭都有不同的紋章,騎士也會將紋章刻在他們家的牆上。公元 885 年,呂西尼昂家族開始的徽章是一個帶有五個藍色條紋的盾牌。然後,在第三次十字軍東征之後,獅心王理查授予了獅子紋章的榮譽。

伊斯蘭時期「生命之樹」馬賽克地板(圖片來源:伊斯蘭藝術博物館)
▲伊斯蘭時期「生命之樹」馬賽克地板
(圖片來源:伊斯蘭藝術博物館)

伊斯蘭早期的獅子

伊斯蘭教於公元七世紀起源於麥加,在八世紀後期擴展到耶路撒冷。根據伊斯蘭教的傳統,先知穆罕默德從麥加夜間旅行到阿克薩清真寺。這個地方被認為是聖殿山上的阿克薩清真寺,因此耶路撒冷成為繼麥加和麥地那之後穆斯林的第三大聖城。耶利哥的 Khirbat al-Mafjar 是伍麥葉王朝時期的哈里發瓦利德的私人娛樂場所,在這裡不尋常的能看到雕像和圖像,澡堂裡有一塊令人印象深刻的「生命之樹」馬賽克地板,在樹下,三隻瞪羚和一頭獅子正在攻擊其中一隻。這是大廳(bahw)中唯一具有圖像的馬賽克地板,表明其重要性。考古學家埃廷豪森在他的文章《征服的獅子》中首先提出獅子像徵忠誠,但他在《王座與宴會廳》一文中重新詮釋這幅畫是關於穆斯林世界(ar al-isldm)和外部世界的關係,左邊的兩隻瞪羚是和平的,而右邊攻擊瞪羚的獅子是沒有伊斯蘭教的世界。然而這個馬賽克地板不是在大廳的中央,而是隱藏在一邊,如果是為了展示伊斯蘭教的地位和獨特性,則需要更顯眼的位置。哈里發瓦利德的詩中寫道:「我們抓住並會殺死一隻從右邊跑來吉祥羚羊」。有人認為獅子在右邊象徵男性的力量,而阿拉伯文化和詩歌中瞪羚則是象徵著優雅的女性。

伊斯蘭教中的獅子並不代表猶太教中的上帝保護或基督教中的自我犧牲,它仍然可以具有勇敢、力量和皇室的共同含義。然而,如果我們研究古蘭經,我們會發現獅子實際上意味著對真理的恐懼。引自《古蘭經》74:51:「……他們逃離它,逃離安拉和古蘭經的紀念好像逃離獅子?」 用獅子來說明人們對真主的恐懼在伊斯蘭教中是獨一無二的。事實上,對於猶太教和基督教來說,情況恰恰相反,因為儘管神很偉大,神希望祂的百姓親近祂,而不是遠離祂。伊斯蘭教中對獅子的另一個提及是,先知穆罕默德聽到了神聖的聲音,就像在麥加沙漠中咆哮的獅子一樣。在伊斯蘭教中,穆斯林使用獅子作為他們的名字和頭銜也是獨一無二的。 Asad、Ghadanfar、Shir、Arslan、Fahad 都是獅子的意思,至今仍是穆斯林世界男孩的常用名字。 Asad Allah意為上帝之獅,是給予先知穆罕默德的親屬阿里和哈姆扎的頭銜,Asad as-Sahra意為曠野之獅,是公元二十世紀給予 Omar Mukhtar 的頭銜。

如果將自己視為獅子在伊斯蘭教中很常見,那麼瓦利德也許在他還活著的時候也將自己視為獅子, Khirbat al-Mafjar 馬賽克上的獅子地板可能就是他。這也解釋為什麼馬賽克地板是在一個隱密的空間,因爲那可能是特別為他和他的客人準備的。這也可以解釋為什麼其他兩隻瞪羚沒有被獅子的「攻擊」嚇到,因為這可能只是他們之間的一場情色遊戲。有趣的是,在他被暗殺後,有一首詩還將他比作一頭被撕裂的獅子。

馬穆魯克時期的獅子 獅子皇家徽章
▲馬穆魯克時期的獅子 獅子皇家徽章

馬穆魯克時期的獅子

伊斯蘭教中又出現一隻獅子,或許是因為馬穆魯克人在十三世紀擊敗了十字軍,而受到了影響。具有突厥欽察血統的拜巴爾一世(al-Zahir Baybars)成為第四任馬穆魯克蘇丹,終止了十字軍在聖地的存在,並從公元 1260 年到 1277 年統治了該地區。拜巴爾修復了這片土地上的堡壘,例如寧錄要塞,而就在這裡發現了公元 1275 年用石灰石雕刻而成的獅子皇家徽章,這隻獅子終是行走的,從不躺下。但究竟是獅子還是黑豹則眾說紛紜,因為拜巴爾的名字可能源自土耳其語的豹。

這個拜巴爾的皇家象徵也可以在金達斯橋上看到,該橋也被稱為拜巴爾橋,其歷史可追溯至公元 1273 年,上面有獅子在和老鼠玩耍,老鼠可以解釋為他們的敵人,也就是十字軍。這個符號也出現在加薩、埃及、約旦和敘利亞,也被用在許多硬幣上。

鄂圖曼時期的獅子 耶路撒冷舊城
▲鄂圖曼時期的獅子 耶路撒冷舊城

鄂圖曼時期的獅子

在公元 1453 年君士坦丁堡陷落後,鄂圖曼帝國一直在關注香料貿易。最終,鄂圖曼帝國擊敗了馬穆魯克人,於 1517 年成為聖地的新統治者,蘇萊曼大帝建造了現在的耶路撒冷城牆,其中一個門後來被稱為獅門 (Bab-al Ghor)。門上有四隻獅子,右邊兩隻,左邊兩隻。它是城市東側唯一敞開的大門,門上的銘文追溯到公元 1538-1539 年(AH 954)。為什麼他要蓋城牆?有傳言說,蘇萊曼做了一個噩夢,夢到如果他不建造城牆來保護耶路撒冷城則會被獅子撕裂作為懲罰。這種動機又是出於恐懼。據說他曾下令將夢中看到的獅子掛在牆上,但更可能的是,有些學者認為門上的石豹是古文物的二次使用,作為一個新的統治者,他對使用戰敗者的象徵感到自豪。

結論

獅子在不同時期具有不同的含義,並不總是與力量、皇室或勇敢有關,而是代表聖地中不同的神或人。在迦南時代,獅子是擁有神力或能帶來瘟疫和災難的守護者。然後在古代以色列時代,獅子代表勇敢、皇室(王權)和上帝的保護,並與雅各對猶大的承諾有關。在早期基督教中,猶大的獅子指的是耶穌或即將到來的彌賽亞。在伊斯蘭早期,征服獅子指的是有男人氣概的人如瓦利德,或者它也指對古蘭經的恐懼。在十字軍時期,它成為騎士們英勇的象徵,並被用於紋章。在馬穆魯克時期或隨後的奧斯曼帝國時期,它指的是蘇丹拜巴爾,因此又與王權相關。當我們從不同時期的背景來理解與獅子相關的考古發現時,是非常有趣的。

 

Copyright © 2022 財團法人基督教芥菜種會附設社會事業
本文版權為財團法人基督教芥菜種會附設社會事業所有,請勿擅自轉載、重製或做其他使用。如欲轉載或做其他引用,請先與本會聯繫。洽詢電話:02-7703-0313,Marketing@mustard.org.tw

【作者簡介】

約阿咪

現任:以色列美角Israel Mega部落格作者/旅遊講者/英文領隊/論壇報專欄作家

學歷:希伯來大學以色列研究碩士

約阿咪是第四代基督徒,現於以色列希伯來大學攻讀碩士。21歲的她獨自勇闖以色列,走在耶穌所行走過的路,就為遇見聖經中述說千百回,她從未遇見的神!並致力以色列美角部落格,撰寫關於以色略的旅遊攻略、文化、政治、宗教、歷史的各種文章,將近1000篇文章,深入介紹以色列文化與基督信仰。相信透過推廣以色列,讓基督徒能夠有一天,能用最合適的方式來到以色列——與神相會在耶路撒冷。

 


【芥菜種會附設社會企業——孫理蓮紀念營地】

孫理蓮紀念營地為芥菜種會創辦人孫理蓮宣教士所創立。1965年,為了讓弱勢兒少也能和一般孩子一樣,參加暑期營隊,擁有健康快樂的童年,孫理蓮女士募資購地籌建萬里營地(今稱孫理蓮紀念營地)。而今,為了回應孫理蓮宣教士要這營地「為主多多使用」的期許,營地轉型為社會企業,發展為北海岸靈修聖地,並設立全台首座聖經文化園區,致力於闡明聖經中的文化與歷史脈絡,讓上帝的祝福更加深刻真實,療癒人們的身心靈,服務範圍與年齡層都更加寬廣。

 

 
 
 
 
 
 


   
媒體報導
電子報
會刊
年報
社會企業公益報告
社會影響力報告

  

   
社區工作服務
弱勢兒少安置服務
國外貧童認養
社會企業
社區力傳播網
   
 

你要盡心、盡性、盡 意、盡力愛主 ─ 你的神。其次就是說:要愛人如己。(馬可福音12章30-31節)

You must love the Lord your God with all your heart, with all your being, with all your mind, and with all your strength. The second is this, You will love your neighbor as yourself. (Mark 12:30-31)

   
新北市三重區重新路五段609巷4號9樓之2
總機:(02)2999-8398、(02)7741-6000
客服專線:(02)7705-9292
傳真:(02)2999-7215

人力資源:hr@mustard.org.tw
一般資訊:service@mustard.org.tw
公  關:pr@mustard.org.tw
劃撥帳號:
00007134
戶名:財團法人基督教芥菜種會
立案字號:台內社第80633號
輸入你的電子郵件地址訂閱電子報
線上人數 : 172
瀏覽人次 : 36947552
隱私權聲明網站資訊使用聲明

 

本會建議使用:
IE11、Firefox、Safari、Opera瀏覽器